移动时代的知识产权 – 以底特律的变化为视角

[Translation of our earlier post FreakyDeaky in Detroit: Transitions and IP for our Chinese readers.]

作者:Robert Cantrell 翻译:尚阿鹏

写这篇博客的时候,我坐在电影《Freaky Deaky》的底特律拍摄现场的不远处。 《Freaky Deaky》的拍摄团队正在拍摄一个射击场面,射击目标是坐落在圣克莱尔湖附近的一座饭店。我坐在木椅上,正在阅读客户的邮件。周围的一切,都是电影的创造过程,同时也是知识产权的产生过程。距我20米之远处,Christian Slater正在与替身演员Sabrina Dungan进行排练;Sabrina是一位仍然在寻求突破的演员。距我10米之处,剧组的工作人员在为摄像机安置移动摄影轨道,以便摄像师拍射击的场景。导演Charlie Matthau与剧本指导Lesley King站在我右边10米远处,他们前面的两台监视器显示着正在拍摄的内容。

这里是美国的工业力量的核心地带,产出了大量的知识产权。这个城市的经济依赖于制造业,因此在制造业大量转移到海外后,它遭受了经济上的重创。我们驱车驶过Michael Moore曾拍摄纪录片的社区。这些记录片批评本地企业将社区赖以生存的制造业务迁移到海外,从而导致整个社区变得凋零。片中的景象很真实。沿途不少建筑都钉上了木板,其它建筑情况更加糟糕,房屋空置,窗户破损。偶尔有些漂亮的带绿草地的房子,与周围的破败景象格格不入。这些荒凉的社区绝非长期停留的好地方。我在这里体味了多年前曾经历过的荒凉感——1981年我祖父经营的修理店被洗劫一空后,就是这样一番景象。

然而,我发现面前的一颗绿色嫩芽,仿佛散发着无限的生命力。这里的剧组成员几乎全部来自底特律或者密歇根地区。和他们交谈时,我发现几乎人人都曾在汽车行业工作过。现在他们都在做与以前不同的新工作,这些工作的价值仍然依赖于知识产权。促使他们进入电影行业的因素恰恰也导致了这里的汽车制造行业的萧条。在密歇根地区制作电影的费用比在加利福尼亚便宜很多;制作设备多是便携的,因此,异地制作电影十分方便。例如,《Freaky Deaky》是一个以底特律为背景的电影。但有了绿屏技术之后,这部电影可以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甚至1960年的红场)拍摄;发达的绿屏技术可以使片中场景看起来比实地拍摄更加真实。

电影制作是创造活动的最佳例子——无数的创造性思维集合在一起,最终形成一部电影。在这样一个时代,电影的制作具有高度的活动性;外面停放的18轮大卡车、小型行李车和其他车辆终年在各地行驶。而我的办公场所也时常变化,不论机场、车内、工厂、餐厅或是现在的电影拍摄现场。任何地方都可能是我的办公室,只要我可以集中注意力,同时可以与客户保持沟通。

如今,底特律与以往大为不同,然而它仍然是创造和利用知识产权的中心。此时,新秀Breanna Racano刚刚进入拍摄场地,化妆人员正在给她梳理头发,她看起来不像是真实世界里的人物。她来俄亥俄州自阿克伦城,这部电影将是她的突破性作品,她在电影里饰演主角。Breanna Racano说,她仍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当这部电影上演时,她也许会获得巨大成功,世界上许多地方的人们将会认识她。这一切都显示,在这个移动时代信息传递如此迅捷。底特律的变化说明知识产权可以在任何地方被利用,创造产品。同时也证明,人们总可以找到更廉价的地方来制造他们的产品。河对岸的温莎市,正在注视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移动时代,汽车制造、电影拍摄、办公场所,还有信息传递,都由于便携设备而改变。一切都在改变。

图片来自:Andrew Jameso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